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 姚诗晴整个人呼吸变的急促

而我在这一吻过后,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我爱她们两个,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手!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日后的风风雨雨,就在这一点点的小事中,慢慢的展开了。而冷清怡的未婚夫给我的报复也在慢慢的进入我的身边!像一张大网一样,开始收割。 https://www.wzbingfeng.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17.jpg 老婆婆在香燃完之后醒了过来,眼里带泪,却十分开心,整个人好似焕发了少女的生机。她喃喃道“我终于再见到他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 说着往房间里走去。而我看了这个情况也决定不将她丈夫魂魄已散的消息告诉老婆婆。我拉着还想过去找老婆婆的冷清怡。 “让老婆婆一个人静静吧。”我说道。“可是…”“没有可是,和我乖乖回去”我拉着她往出去走。 走在巷子里,来时的我是迷茫甚至还有点懦弱想退缩的,但经过这件事情,我对于感情确愈加肯定,要和身边的人,好好在一起! 回宾馆好好收拾了一下,买了第二天的机票。 当天晚上我就要了她,极致的感官体验让我们沉沉地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醒来后,我看她闭着的眼睛,回想起了昨夜的热情。 我们回到宾馆,在电梯里已经吻的难舍难分。一路走进房间,连床都来不及去,我在门后被她的热情所感染,就这样插了进去。这样的体位很少试过,但一次的滋味就让人欲罢不能。 缠绕的双唇,耳边的呻吟,凌乱的长发,手感好的大腿,以及…快乐的天堂。第一次结束的时候,她的一只高跟鞋还摇摇摆摆的在脚上似掉非掉,而我的衣服整齐的穿着。 于是我们转战床上,彼此确定爱意后的情欲,如同火山爆发一样锐不可当… 正在胡思乱想着,她眨眨眼睛,醒了过来。“起来吧”我温柔的说着,顺便给她了一个早安吻。 然后收拾东西,我们回到了A市。 回到A市后,我们稍作休息,就去了颜夕家。 开了门,看见惊喜的颜夕,我亲了亲她的脸。随后她看见了我身后的冷清怡。就失去了笑容。 我看见了百般不是滋味,都是因为我,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在她们惊讶的目光里,我拉着她们两个的手,进了屋子。 “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都是我的女人了,我承认这样的行为确实不对,但我不想放弃你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了,所以,对不起,你们想打我出出气也是好的”我认真地和她们说道。 “是我的不好”冷清怡说道“但我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爱上张灿,这是命中注定的。” “其实一开始我就看出了你们两个之间有感情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颜夕笑着,但却有着莫名的苦涩。 “好了好了,不说了,都是我的女人了,现在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我打圆场道。 她们两个笑了起来。而我,却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这两个女人为我受委屈了,我要好好的补偿她们才行啊! 冬天里的A市,下着大雪,白茫茫的世界里一片祥和,而我冷清怡和颜夕三人在每天打打闹闹中愉快的度过了一天天。 但属于我的挑战也慢慢的来了! 随着冷清怡工作室的宣传,我的香也渐渐的开始小有名气。一天,一个陌生男人有由前台接待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你好”他笑笑。“我是香会组织的负责人,这次在A市有一次试香活动,我们香会诚意的邀请您来参加。”他从包里拿出来一份名片。 “这是名片”他笑道。我内心里很奇怪,这个香会我和他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怎么突然找上我了?但面上并没有有丝毫的表现出来,冲男子笑笑。 然后接过来一看,果然是香会的负责人,我想了一下,现在我的香已经小有名气了,但是需要更大的宣传,再说只是一次试香而已,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没有更多的思考,我就答应了,并且约了两天后去参加试香活动。 晚上,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小夕和小怡时,她们对此事也是很乐见的,毕竟知道我是制香后人,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很正常。便也同意了。 于是,我也安安心心的准备起了试香的材料。 但我丝毫没有察觉到空气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杀气正在悄悄地像我蔓延着。 试香会场上。我与一些人交谈着,制香的一些常识,终于,随着主持人的声音,试香开始了。 我选取的最为普遍的凝神香。这种香对于这种类型的会场,足够了,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点燃熏香之后。 会场里竟然突然有人晕倒了!这个变故让我措手不及,因为香是普通的香,但却在这里出了差错。我觉得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捣鬼! 但是会是谁呢,来不及多想,警察就控制住了会场。而我也作为目击者被叫去警局了。 我做完笔录后,就见到了急匆匆赶来的颜夕和冷清怡,两个人都担忧的望着我。“没事的,我很好”冲她们一笑,心里暖暖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们不解地问。“我们正在办公室,就收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说让我们来保释你” “回去再说吧”我使了一个眼色。可能她们也觉得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并不适合展开我们的谈话,就不再问了。 火速开车回到家,在她们急切的眼神中,我将这件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了她们,并且说道“我怀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用这么大的手笔来诬陷我”。 “你怎么可能得罪人呢?”颜夕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于是我们三人不说话,纷纷在自己思考着。 “算了,先不想了吧,或许是我们想的太多了,那个人只是简简单单的刚好问不得香呢?”冷清怡安慰道。 “是啊是啊”颜夕连忙说道。为了让她们不再担心,我也只好收起了想法,然后说“嗯,那就先不想了,也没什么事,我们出去吃顿饭压压惊吧” 在她们叽叽喳喳讨论等会要去哪里吃的时候,那个疑问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 一星期后,警察局的调查结果出来了,那个人确实有哮喘病,闻不得香,让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想“你闻不得香的一个人,好好在家里待着不就行了,怎么还往会场跑,还连累了我” 抱怨也没用,原以为调查结果出来后,就能证明我的清白,结果反而很少有人找我了,原因是,为什么都是一样的香,只有我的香让人患了哮喘,其他人却没有出现这样的事。 听见办公室里的小蛮惟妙惟肖的模仿着这些人的语气,我忍不住笑了,但在心里暗暗地担心,这样下去,还会有人来找我吗? 而且,那个一直得不到解决的谜团,像山一样,压在我的心里,让我时时刻刻都在警醒着。 我因为这件事,有点低沉,这是我更加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很少与家人以外的人说话,为什么一直是沉默的。外面的人心啊,措不及防。 我对我的香更加尽心尽力了,而根据古书中的记载,炼香的手法也更加精进了。 打个比方,之前炼出的香,要燃烧三分钟后才能发挥作用,而这次炼出的香,只要点燃就能立刻发挥作用,并且它们的副作用也少了。 将不同种类的香混在一起,居然可以得出不一样的结果。这样新奇的方法让我更加沉迷在香里了,与外界的联系更加少了。 到了炼香的关键时刻,我索性呆在房间里不出来了,吃饭让放在门口就行。连着高强度的炼香,我过得浑浑噩噩的,不知黑白,直到我打开房门,屋外的光线刺的我眼睛流泪了。 我将自己新制的两个香囊分别交给她们,让她们好好保存,要一直放在身边。她们尽管觉得好笑,却也甜甜蜜蜜地收下了。 和冷清怡颜夕一起吃过饭后,冷清怡告诉我,我们诊所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叫楚天南,他要求冷清怡对他进行催眠,却怎么也不肯说出发什么事情。 并且冷清怡也无法催眠他,使用了很多方法,都不行。无奈之下冷清怡都准备放弃这笔交易了。 我听了很感兴趣,“还有你冷大师催眠不了的人?”我故意笑着问冷清怡。 “哼”冷清怡白了我一眼,“对了,你不是会用香吗?你要不试试?”说着,她就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和颜夕看着她这副小儿女娇态都笑了,尽管冷清怡比颜夕大,但她确实心理年龄最小的一个,常常会做出一些孩子气的动作。 “你们讨厌,都一起来欺负我!”她红着脸说道。“好了,我答应就是了,后天你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来看看。” 随后,我们三人又开心地玩起了“饭后运动”,夜晚,悄悄地降临,而我在经过一天的休息后,开始了新的一轮挑战!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