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张敏 男人把女人强吻扒衣服 (1)

离开梁佳家已经是凌晨,我推着保安哥哥那辆害人不浅的破车一拐一拐往家的方前走。第二天回到公司,刚启动电脑,樊辣椒的声音就在办公室吼了起来:“宁浩,进我办公室,立即。” 我快速走进樊辣椒的办公室,反手把门关上。 https://www.wzbingfeng.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16.jpg “方案书呢?”看我两手空空,樊辣椒愤怒地站起来,指着门外大吼道,“给我滚出去,拿完方案书重新进来。” 我心里冒火,脸上却不敢表现丝毫,立刻转身向外走,但走了两步又被樊辣椒喊停。 “脚怎么了?”樊辣椒问。 “不小心拐到了。” “回来坐好。”命令式的口吻。 我走回去坐在椅子上面,樊辣椒转身走出去。 过了几分钟,樊辣椒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份文件,她坐回自己的老板椅里,全神贯注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眉头慢慢紧皱起来,想吃人的表情,然后拿起笔很用力在纸面上画着什么…… “写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东西?”樊辣椒把文件在办公桌上,还说脏话。 我拿起文件看了一眼,是我写的方案书。 樊辣椒刚刚到外面是去打印我的方案书?可是她怎么知道我存在什么地方?最主要是,她怎么知道我电脑密码?我刚刚明明只启动了电脑,并没有登陆……? “拿回去修改,尤其是圈起来的地方。” “我来不及修改,你……”其实樊辣椒拿笔圈起那些地方我都知道存在什么问题,原本打算今天修改好再上交给她…… “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说了今天交,现在就是今天……还站着干什么?你给我滚出去,立即。” 用不着这么大声吧?外面都能听见。 跟我想象的完全一样,出了樊辣椒办公室,除了梁佳之外的那些个同事都幸灾乐祸看着我,周斌还嚣张的对我竖起中指。老虎不发威把当我病猫了,今天不收拾收拾你这混蛋老子就不姓宁。 我走回自己办公位置放下手中的文件,然后随手拿了一把尺子,一拐一拐走到周斌跟前,恶狠狠道:“你再竖一遍试试。” 大伙儿都看着我,有几个周斌带仇的家伙甚至恨不得我们立刻开打。 “继续竖啊!”我逼视周斌,“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 周斌恶狠狠瞪着我,却没种。 “妖,无胆匪类。”骂完,我转身往自己办公位置走。 我没想到的是,周斌那无胆匪类居然无耻到玩背后偷袭,拿笔筒砸我脑袋。我感到脑袋一痛,几个踉跄就往前窜出几步,撞上办公桌的侧面然后摔倒在地。扭过头看到周斌拿着一把尺子向我冲过来,我必须起来迎战,但是我脑袋晕晕糊糊,尝试之下竟然爬不起来。就在最要命的关头,一个突发的声音有效制止了周斌对我的偷袭行为。 “周斌。”樊辣椒一声巨吼,随后迅速飞快道,“你很能打是不是?” 听到这个声音,周斌立刻象个柿子扁了下去。 “你当办公室什么地方?擂台?或者监狱?你不想干可以递辞呈,想干就必须给我守规矩。”樊辣椒说着走了过来。 “对不起,樊总。”周斌立刻道歉。 “我不要听废话!”樊辣椒目光在我身上转溜几圈,弄到我紧张异常,幸好她直接跳过我,继续教训周斌,“刚才砸人那动作再摆一遍。” 周斌苦着脸开始摆动作。 “不是这样,手往前伸,再往前一点,对,就这样。”樊辣椒点了点头,“这个动作一直给我摆到中午,敢动一下立即到财务部领钱滚蛋。”樊辣椒说完走回自己办公室,怦地关上门。 哇,樊辣椒竟然没处理我?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所有同事的目光都齐刷刷望着我,那种目光无一不是奇怪樊辣椒为什么不对我做出处理,然后又齐刷刷望着周斌,继而纷纷捂嘴偷笑,与他仇深似海的丁晚忍不住大大声地说了两个字:活该。 我摸了摸还有些许晕糊的脑袋,一拐一拐走回自己的办公位置,坐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几声,而此时樊辣椒正好打开她办公室的门,正好听到了我的笑声。 “宁浩,你很喜欢笑是不是?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笑到中午。”樊辣椒哼了一声,目光在大伙儿身上扫荡一圈,“刚刚谁说的‘活该’?给我乖乖站起来,立即。” 丁晚飞快站起来,那表情几乎没哭爹喊娘。 “你给我接着说,一直说到中午。”樊辣椒说完又关上办公室的门。 大伙儿冒冷汗,刚刚丁晚虽然说的颇为大声,可是樊辣椒办公室关上门应该是听不到的,她怎么知道? 不过话说回来,许多我们认为樊辣椒不知道的事情其实她都知道,正因为她具备这种神通广大的本领,大伙儿才对她敬畏有加。而且樊辣椒那变态的喜欢虐待人的手段,谁见了不忌惮三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大伙儿都知道樊辣椒敢跟总经理针锋相对,吵架吵到直接让别的老总滚出她办公室。 很快,办公室恢复到原来的面貌,只是多了一具不会动、时刻露出痛苦表情的真人版雕像,期间还夹杂一句“活该”,再然后是“哈哈”两声大笑。搞到来我们部门办事的其它部门的新同事都用怪异目光看我们,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当然,老同事不会觉得奇怪,樊辣椒的手段但凡老同事或多或少都清楚一点,眼看就知道我们犯了错,正挨罚。 “你没事吧?”中午,在饭堂吃饭的时候梁佳问我。 “废话。”我极吃力的扒了一口饭,刚才持续笑了两个多小时,整张部都僵了,我甚至怀疑会不会已经把肌肉组织拉伤,否则怎么吃饭都感到疼痛异常呢? “刚刚……你跟樊总吵架?” “你也知道?” “切,整个公司都知道,你没发现大家都盯着你看?”梁佳示意了一下四周。 我目光扫过食堂,好象真是耶,此时整个食堂大概上百号人,六成以上都在有意无意的看我,其中不泛部门主管,或者经理、总监级别的。 我知道这帮鸟人什么意思,因为通常敢跟樊辣椒抬杠的要么是别的部门主管、经理、总监,反正差不多同一个级别,或者低一个级的人物,像我这种低七八个级别的菜鸟实不多见,甚至罕见。大家盯着我看大概是想看看我有何过人之处,到底是三头六臂,还是长了好几张嘴,要么就是二愣子一个。 匆匆吃完饭,我提前四十分钟赶回办公室开始改方案书。 别以为我多勤奋,这压根不是出于本意,我只是担心……樊辣椒那是没有半点人性的主,如果象今早一样一上班就把我喊进办公室,我上那给她弄个修改过的方案书?当然啦,整个部门都知道我上午挨罚,没时间工作,但樊辣椒不一定管这个。反正亏点没所谓,只要不开除我就可以。 果然没猜错,刚上班不到半小时樊辣椒就喊我进办公室。还好我已经把方案书修改完,并打印出来,否则又得被她骂到灰头土脸、狗血淋头,弄不好甚至又得扣奖金,这天灭的剥削成性。 樊辣椒并没有立刻打开方案书看,而是用力嗅了一下:“什么味?” “啊?纸的味道吧,这批纸可能有点质量问题,采购部的责任。”我以为樊辣椒说的是我递交上去那份方案书的纸质味道。 “哦。”樊辣椒瞪着我,“你是不是搽了什么东西?” “哦,茶了药油。” “药油?你个笨蛋,立即离我远点。”樊辣椒打了个喷嚏,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一连串的打起来,边打边瞪着我,那种目光好象一把利刃,反正我觉得自己脖子凉凉的。 又闯祸了…… 忽然,樊辣椒象想起些什么,飞快拉开抽屉拿出一瓶空气清新剂四周喷起来,药油的味道逐渐被掩盖。片刻以后,樊辣椒打喷嚏的症状得到缓解,不过看我的目光却一直没有和善下去,相反更凶狠起来,奇怪却没骂我,而是继续看方案书。 “勉强合格!”看完方案书,樊辣椒给出这么一个评价。 “谢谢!”我松了口气,“我可以出去没有?” “等等。”樊辣椒撕了一张笔记纸,刷刷刷在上面写着什么。 我哭着脸,因为樊辣椒炒人鱿鱼的时候就喜欢用笔记纸,而且是手写的解聘书,落款处还附送你的对你的综合评价。该不会是炒我鱿鱼吧?当初还说如何如何关照我,我不是没拒绝帮她忙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