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女人的春天女邻居耍流氓要我老公陪她两天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此巫山不是彼巫山。兰花村的巫山,也没有历史记载的巫山有名,更没有那样雄伟和壮丽。这是一座普通的山脉,除了兰花村以及周围几个乡镇的人知道她的存在。别人并不知道这座山脉。海拔高度不到2000米,南北长约15千米,东西长约25千米。 她虽普通,却是兰花村和附近几个乡镇最大的山脉。也是资源最丰富的山脉。这里不仅盛产各种药用植物,还有许多珍稀小动物。最出名的,是一种五金蛇。却很少有人见到。 传说中,五金蛇体内含有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它伤人之时,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体内的五种元素。被它咬伤,不会死人,想要彻底治愈,十分困难。必须先弄清楚,到底中了哪种元素。 如果没有弄清这点,按传统医理下药,是无法医治的。传说至今,兰花村的人还没有被它咬伤过,是否有外人被它咬过,那就不得而知了。发现巫山藏有煤矿,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大约三年半前,金雁飞的父亲独自进山,想捕杀一头黑毛青狼。最后,青狼没有捕到,反而跌下了悬崖,无意发现了一个天然山洞。洞口离地面的高度大约有500米左右。出于好奇,他钻进洞内寻找出路,发现洞内的地面有黑色物质。怀着好奇之心,他用猎叉挖掘,发现了这个秘密。 回到村里,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前村长,叶天龙,也就是花玉媚的公爹(婆家父亲)经过紧急商议,村委会很快达成协议,决定开采上天赐给他们的财富。 开采工作进行不到三个月,一个狂风暴雨的黄昏。在电闪雷鸣之中,洞内塌方,堵死了出口,兰花村所有成年劳动力,全部死在洞内。这里所指的全部,是指老兰花村的劳动力,不包括合并后,其它村的成年劳动力。 虽说只是兰花村的成年劳动力,也足以让整个兰花村惶恐不安了。老兰花村60多个成年男人,一次全部死光,不但令兰花村活着的人震惊害怕,其它的男人更害怕。从那之后,没有人敢再提开采煤矿的事,也没有人轻易去巫山捕猎。 渐渐的,巫山成了死亡禁地。村里许多老人,一提到巫山二字,仍是心有余悸,谈巫色变。金雁飞放弃一切,回到村里,计划重开煤矿,遭到所有老人的反对。 目前,只有花玉媚和村委会的人支持他。却也只是精神上的支持,她们不会亲自行动。看到巫山煤矿,更怕触动内心的伤痛。那是她们永久的痛,一辈子无法挥散的阴影。 今天破例了。李小玉是村里出了名的怕鬼。为了金雁飞,她鼓足勇气,咬紧牙关,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李小玉敢来,花玉媚当然不会退缩。俩人一左一右,紧抱着他的胳膊,如散步,有说有笑进了巫山。 远远的,看着黑漆漆的洞口,他放慢了脚步,细细打量四周的环境。山中景色,比他想象的更美、更迷人。百鸟欢鸣,夏虫吟唱。山野迷漫,一片翠绿,青葱无限。完全没有李小玉说的那种阴森鬼厉之气。 从旅游角度出发,这里是不错的旅游景点。最大的看点是自然美。找不到一丝人工修葺的痕迹,却是如此的迷人,令人陶醉,令人向往。 死亡之洞,越来越近,李小玉的身子开始发抖,玉臂越抱越紧,不停的咽着口水,结结巴巴的表示,她和花玉媚在下面等他。那地方太可怕了,她真的不敢靠近。 她越是紧张,金雁飞越是开心,故意作弄她,张臂环紧她的小蛮腰,高唱岳飞的《满江红》昂首阔步的向洞口走去。宏亮的歌声,豪迈的气魄,同时感染了她们俩人。内心的恐惧和紧张,渐渐随歌而去,放松心情,并肩前行。 洞口完全堵死,无法入内。洞外没有大块的煤炭。零零碎碎的有些小煤炭,他需要的是洞内的煤炭,而不是这种经过风吹雨打的小煤块。 金雁飞收回两臂,叮嘱她们别乱动,跨步前行,只走了3步,突然狂风四起,天边乌云密布。隆隆雷声,由远及近。三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山间响起嘀哒嘀哒的声音。如豆洒荷叶。 什么意思啊?金雁飞转身之际,豆大雨滴砸在额头,隐隐生痛,张臂环紧李小玉俩人,健步如飞,几步冲进山洞之内。洞口与堵塞之处的距离很近,里面的空间,刚好可以容纳他们三个人栖身。不但可以避风,还能避雨。 花玉媚还比较镇定,事发突然,又触动了李小玉内心的恐惧。缩成一团,不停发抖,眼巴巴的看着他,要他冒雨离开,不要在这里停留。万一洞口也倒塌,他们三人将步先人后尘。他是村里的希望,绝不能这样糊里糊涂的死在这里。 他笑了,坦然而平静,安慰她们不必担心,要来的,永远无法避免,只分迟与早。如果他真该命绝于此,逃避也没有用。这次可以避过,不代表以后也能避过。 人们常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又道是,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夜半鬼敲门。当年煤洞倒塌,绝非什么禁制,更不是什么诅咒。惟一的解释,是村里的人不懂科学开采,忽略了安全措施。开采之后,没有加固,更没有测量洞内的受震指数。 风,越来越大,雨,越下越狂。闪电越来越急,雷声越来越响。整个山野,一片迷茫。视野所及,不到100米距离。雷声越响,李小玉越紧张,为了减轻内心的恐惧,她颤抖着钻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双颊苍白,嘴唇发青,有如末日来临一般。 金雁飞笑了,是放声大笑。不但李小玉不解,花玉媚也十分困惑,如此遭遇,如此环境,有什么可笑的?别开迷信的说法,第一次前来查看,遇上这般天气,并非什么好事。 他微笑解释,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奇遇,可遇不可求,他们轻易遇上了。只能说明一点,他们的运气比别人好。深一层想,他重开煤矿是明智的选择。一场狂风暴雨,冲洗走以前一切,不管是好的,或是坏的,全已成为过去。这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一番似是而非的歪理,驳得她们俩人哑口无言,默默接受他的乐观。渐渐的,李小玉没有那样紧张了。突然,一个惊天炸雷轰在洞顶。伴着隆隆巨响,宛如地震来袭,洞口开始崩塌。 金雁飞一怔,同时搂紧俩人,纵身而起,腾空向下飞去。仍旧慢了半拍,一块重达500斤以上的巨石,带着尖厉呼啸,直砸他的背心。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