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虐待小说 我在女寝室的乱欲生活

“真的呀?”赵铁柱一听程淑英要去给他提亲去,美滋滋的一笑:“还是妈对我好。” “我就是去问问,还得看人家能不能看上你。”程淑英喝了一口粥,说:“反正去问问也不丢人。” 赵铁柱苦着一张脸,无语的说:“啥叫人家能不能看上我啊?我有那么差吗?” “你在妈眼中是好儿子,在人家的眼中不一定就是好儿子啊。”程淑英又把碗里的肉夹给了赵铁柱说:“行了,赶紧吃完饭干活了。” 赵铁柱吐了吐舌头,吃了早饭程淑英和赵老八都去了地里面,赵铁柱回房间把那台已经快要老掉牙的二手电脑搬了出来,打开网页一看,立刻跳出来一个女人的头像。 “我看好了你的藏红花,可以和我联系一下?” 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这么快就有鱼儿上钩了?”赵铁柱美滋滋的嘿嘿一笑,拿出他那块砖头似的山寨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了一个好听的女声。 “你好,我是卖藏红花的。”赵铁柱主动报上姓名:“我叫赵铁柱,你怎么称呼。” “那个藏红花真的是你挖的?”对方语气中充满了疑问和惊讶:“咱们这个地区,怎么能长藏红花呢?” “都是草药,哪儿不能长啊?”赵铁柱把图片上传到了当地的网络,毕竟赵铁柱的心里面还是觉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比较踏实,人太远了交易起来也不方便。 赵铁柱一听对方质疑的语气,顿时有点不爽,冷冷的道:“你要不信就算了,就当我没给你打过电话,拜拜!” “等等。”赵铁柱刚要挂电话,那边开口了:“真是不好意思你,我叫乔莎莎,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比较惊讶咱们这个地区居然也能长藏红花这种药材。” “是土地就能长药材,只不过根据药材的习性和当地气候是否相符,相符的就会多长,不相符的也能长出来,只不过比较稀少而已。”赵铁柱道。 “是这个意思!”乔莎莎想了一下觉得赵铁柱说的十分有道理,询问道:“请问你家住在哪里?你的藏红花我都要了。” “行,那你住在哪儿,我给你送去啊?” 送货上门,天经地义,再加上赵铁柱是个男人,主动送过去很正常。 “还是我去取吧,你住在哪儿?”电话那头的乔莎莎犹豫了一下:“我这边不太方便,所以还是我过去吧。” “那行吧。”赵铁柱把地址给了乔莎莎,然后挂了电话。 想到意外发现的药材,居然还能卖钱,赵铁柱心里面别提多美了,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 这时,院子里传来王立春的声音:“赵铁柱,你给俺出来。” “立春啊,你在来了呢?你找铁柱有啥事儿啊?”程淑英正好在院子里面洗衣服,把王立春迎了进来。 “杜婶子啊我找铁柱有点事儿。” “铁柱在屋里呢,你进去吧。” 听着院子里面母亲和王立春的对话,赵铁柱的脸颊都红了,想起那天两人亲嘴的事儿心里就美滋滋的,难不成王立春爱上了自己,来跟自己表白了? 一定是这样的! 赵铁柱心里想着,赶紧整理一下衣服,站在门口等王立春走了进来。 王立春进屋直接把门儿窗户都给关上了,赵铁柱见状,脸颊一红,赶紧说:“立春,你这是干啥?咱俩还没结婚呢,不能这么早就那啥!” “谁要跟你那啥啊!”关好门窗,王立春怒了,指着赵铁柱道:“赵铁柱你到底想咋地?” 王立春要气疯了,一想起那天自己在小树林方便的时候被赵铁柱给看见了,还拍了照片就羞于见人了,结果还跟赵铁柱亲了个嘴,王立春左想右想,还是觉得得来把这事儿说明白了。 王立春气的脸颊红红的,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赵铁柱指着王立春的胸口说:“立春,你别鼓气了,扣子都快被你扯开了。” 王立春急忙捂住胸口,脸颊羞红的瞪了赵铁柱一眼,怒道:“赵铁柱,你个色狼。” “立春啊你这话就对了,你跑到了我的房间里面,还关上了门窗,分明是你送货上门,我怎么就成色狼了呢?” 赵铁柱嘿嘿一笑,搓搓手,眼巴巴的看着王立春,越看越漂亮,这要是娶进门了,以后天天看不得把赵铁柱美死了。 “你给俺滚远点。”王立春圆目怒瞪,指着赵铁柱说:“俺不会喜欢你的,你死了那条心吧,俺就算嫁给村头的哑巴,也不会嫁给你。”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