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痛!?”程黎枫却握得更紧。 “你还知道痛?之前推月笙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也会很痛??纠缠她男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也会痛?”程黎枫愤怒的眼神一点点灼伤了杜泠然的心。 她突然觉得手腕不痛了,因为心痛了。 “跟月笙道歉,现在!” 杜泠然漠然的看向杜月笙,看她在后面得意的挑眉,杜泠然冷笑:“让我道歉!做梦!” “你不要逼我。”程黎枫的眸子越发冷冽。 杜泠然抬头,看向程黎枫,眸子里一下子疯狂起来:“我逼你,你还要杀了我吗??” 她不想活了,反正不想活了。 如果程黎枫可以真的杀了她就好了。 她的心好痛,痛到麻木。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眷恋。 杜泠然眼中对于死亡的疯狂,让程黎枫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女人,怎么…… 看起来巴不得马上死掉的样子? 程黎枫的脑袋突然尖锐的疼了起来。 好痛,有什么东西在神经里破壳而出一般。 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充斥在脑海。 是谁? 还有影像,一个模糊的女人的脸出现在脑海。 慢慢的在变得清晰。 “黎枫,算了,反正我没受什么伤。”突的,一只手搭在了程黎枫的胳膊上,杜月笙的声音传来。 在程黎枫看不到的地方,杜月笙眼里闪过一丝担忧,每次程黎枫的脑袋这样疼的时候,她都害怕程黎枫会突然想起过往,所以每次她都打断他。 果然,程黎枫慢慢平静了下来。 程黎枫看向杜月笙,是啊,月笙就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之前怎么会有别的想法呢?? 那个脑海中的影像,一定就是月笙。 只是…… “你的命太脏,我不要!” 程黎枫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冽了起来,一个用力,踢在了杜泠然的腿弯处。 杜泠然痛嘶一声,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你们两个…”程黎枫指了指两个佣人:“压住她,什么道歉,什么时候再放她起来。” “是。” 杜泠然挣扎的一下,却得到更狠的压制。 夏天中午的太阳有多晒? 地面有多滚烫?? 何况杜泠然只穿了短裙? 贴着滚烫地面的,全是裸露的腿。 杜泠然咬着牙,死死的抵抗着。 “大小姐,你就认个错吧。” “我!不!认!”杜泠然咬着牙拼命忍受,没一会儿却汗如雨下。 客厅里,程黎枫投过百叶窗看着咬牙跪在地上的杜泠然,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手却忍不住抚摸向自己的心口位置,为什么…… 看到杜泠然在那里咬牙受苦,自己的心口会微微疼痛呢?? 突然,程黎枫的脸色一变。 门口杜泠然的身子突然软软的倒了下去。 来不及细想,程黎枫已经快速起身冲了出去。 杜月笙脸色一变,跟着站了起来。 她一直看着程黎枫,明明他是已经忘了的,为什么杜泠然这个女人晕倒的时候,他脸上那么焦急?? 杜月笙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程黎枫是她的,只能是她的,她不会让杜泠然得逞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