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不要在这里恩会有人快穿寻找粗跟h

发泄了一通之后,林羽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周围全部都是高山,而且时候也不早了,于是便决定回去。 “希望掌门只是一时的考虑,以后还会给我找一个厉害的师父。”林羽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同时开始沿着溪水找回去的路。 手中拿着一根长棍,不停的清理眼前的路。偶尔吹来阵阵阴风,半个时辰不到,林羽的衣服都已经干了。 终于在双脚快要磨破的时候,发现了那条熟悉的羊肠小道。只不过是夜幕在这个时候也已经降临,林羽可以感受到脚下已经有血肉模糊的感觉,不过仍旧是加快了脚步。 回到天剑门之后,林羽便摸黑走进了房间,点燃了那盏孤独的灯。冰冷的房间之内,也明亮了几分。 殊不知,就在他房门不远处,身着白袍的断雪,正在悄然的观察着这一切。当看到林羽房间之内的光线明亮了起来之后,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留痕迹的离去。 林羽把鞋子脱了之后,发现上面已经扎了不少的刺。皱着眉头,在昏暗的灯光开始慢慢的挪近,咬着牙一个个拔了起来。 就在他躺在床上,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门被砰砰的敲响了。 林羽心里一惊,自从他父母去世以后,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会来找他,更不用说晚上了。好奇之下,跛着脚打开了房门。 看到来人身材略胖,虎头虎脑呆呆的样子,脑海中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当下怀疑他是不是敲错了门。 不过还没有等林羽询问,那人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开口询问道:“不知道你可是林羽师弟?” 林羽听了之后,心里一怔。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反问道:“你是?” “哦,我是管理药园子方老的徒弟,名叫张铁牛。听师父说你今天要去药园子报道,只是天色这么晚了还没有去,这才让我来看一看。”那人声音很是柔弱,与名字极大的不符。 看着自称张铁牛的人,一脸憨厚的表情,也不像是骗人的模样。于是便把房门打开,想让他进来再说。 不料就在林羽想要后退的时候,脚下的淤血处正好碰到了凳子上,那刚刚有些结疤的伤口,又一次被碰触开来。 “啊!” 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林羽倒吸一口冷气,身体旋即失去了平衡,这就要向后面倒去。 正在这时一双粗壮有力的手抓住了林羽的右肩,接着又是猛然用力,林羽则是稳稳地被张铁牛扶住。 “林师弟,让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张铁牛直接把林羽扶到了灯下,然后把他的脚端起,仔细的打量着。 林羽看到张铁牛皱了皱眉,便把他的脚放下了。然后从胸前掏出一片雕刻着青花的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白色的东西,在手心涂匀之后,就慢慢的在林羽脚掌上涂抹。 先是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传来,不停的刺激着伤口。就在林羽要叫出口之时,那股冰冷忽然变成了暖流,开始温养着伤口。 “这……”灯光虽然昏暗,不过林羽还是能够清晰的看出,脚上的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张铁牛对林羽的反应并不感到奇怪,再一次从瓶中倒出一些膏药,又涂抹在林羽的另一只脚上。 在药膏的温养之下,林羽两只脚上的伤口很快的就好了。拂去退去的一层皮,感激的说道:“多谢张师兄出手相助。” 张铁牛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起来,也拉起了一个凳子坐下,然后说道:“想必林师弟是因为感觉看药园子没什么收获,这才不去的吧。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在那里也可以学到很多,这‘温养疗伤膏’,就是我炼制而成的。” 林羽刚刚感受到了药膏的神奇,心里也不免多了几分向往。加上掌门之前的决定,他也没有办法忤逆,只有到药园子帮忙,期望以后掌门的想法会有所改变。 “如果林师弟现在没有什么事,不妨就收拾一番,与我一起到药园子如何?”张铁牛看到林羽的伤口已经恢复,便诚心邀请。 林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打量了一番房间,便简单的收拾一下,取了几件衣服跟随张铁牛一同而去。 药园子在天剑门的后山之上,虽然天色已晚,不过路却非常的平坦,加上张铁牛手持灯火,走得倒也顺畅。其间张铁牛也给林羽介绍了不少,让他对药园子的认识又提升了一个层面。 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药园子的大门。与前院的灯火辉煌相比,这里倒显得多了几分宁静,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传来。 进去之后,一股复杂的药味扑鼻而来,有苦的,有甜的,还有的带有辛辣。全部呼吸到体内,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呛得林羽一阵咳嗽。 张铁牛看到后笑了笑说道:“以后整天泡在这里就会适应的,这草药的味道吸进体内,绝对会让你的身体强悍程度有所提升的。” 林羽点了点头,看到张铁牛的健硕身体就知道了。只不过还是稍稍屏住了呼吸,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穿过了药园子,林羽终于看到了一点光亮。那是一排精致的房屋,不过只有寥寥房间点燃了灯光。 “师父,林羽师弟已经带过来了。”张铁牛恭敬的在房间外面说道。 “进来吧。”房间内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林羽随着张铁牛走进房间之后,便看到一个满脸胡须的老者,在悉数簸箕里的草药。 在感受到林羽进来之后,甚至都没有搭理他,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铁牛,带他到房间之内休息吧,以后就跟着你在药园子采药。另外打水做饭什么的,你们两个轮流着来吧。” 林羽在一年前也曾经见过方老,感觉他整个人还是挺热情的,不知道为何现在对待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冷漠。就算不传授功法,那不至于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吧? “是,林师弟,我先带你休息吧。”张铁牛带着林羽出去之后,便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林羽机械的跟在张铁牛后面,直到进了一个房间,包裹被张铁牛拿下来的时候,这才从刚才的不解当中清醒过来。 “张师兄,谢谢你,还是我来吧。”林羽看到张铁牛这就要帮助自己收拾床铺,慌忙向前一步。 张铁牛看到之后,直接绕过了林羽,开始整理起床铺来。另外还解释说道:“其实师父他老人家平时不这样的,今天傍晚的时候掌门来了一趟,结果晚上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 “什么?你说掌门他今天来过了?”林羽眼神之中充满了异样,立即走到张铁牛的身边问道。 张铁牛不知道林羽为何那么激动,还是不急不缓的回答道:“是啊。我感觉应该是师父和掌门意见不合造成的,掌门走了之后,师父就让我找你去了。床铺好了,这么晚了,你还没吃东西吧,我给你拿点东西去吃。” 看到张铁牛走后,林羽心里也是感慨万千。掌门过来肯定是和自己有关,看到方老那般表情,就知道掌门肯定吩咐过他,不要对自己太热情。 林羽想起自己父母生前在天剑门修为不低,地位更是受人尊崇。当时也是有不少人讨好,整天围着他转。 没想到他们死后,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天赋秉异,却备受冷落。尤其是掌门的态度,让林羽隐隐觉得有些绝望。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