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2019线线在看2019陕西一本投档线线

方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处柔软的沙滩上,脸颊似乎还枕着硬邦邦的枕头,躺在上面很不舒服,但是当他伸手摸了那枕头一把以后立即心花怒放,因为那是一条光滑如玉的大腿。方郑偷偷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小心脏当即砰砰跳了起来,他看到了超短裙下的春光,当然不该看的地方都被一条粉红色的内裤遮住了,尽管如此方郑的鼻血也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此刻二人被长满苔痕的水草缠绕在一起,何小姐的脑袋同样枕在方郑腿上。看着何小姐的俏脸方郑有些醉了,闭上眼睛遐想着二人之间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不甘心就这样爬起来,可是又不敢冒然做出过份的举动! 一阵乱哄哄的嘈杂声传进方郑耳朵里,打破了这浪漫的氛围,方郑不得不睁开眼睛四下环顾,这下把他也吓了一跳,只见在周围至少围了二三百人,他们各个穿着奇装异服,冷眼看去一时分不清是什么朝代的服侍,但是他们的眼睛似乎都在注视着何小姐那两条白皙的美腿。方郑本打算行使他护花使者的权利把这些人赶走,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尖叫: “小保安,你看什么呢?” 方郑抬眼看向何小姐只听她愤怒的娇喝道: “你个色狼,还不赶紧起来。” 方郑被吓的邪念顿消,匆匆的爬了起来,他本想跟何小姐拉开一点距离以证明自己不是色狼,可是走的有些急一不留神又被杂乱的水草拉了个跟头倒在何小姐怀里。何小姐这下更加愤怒了,挥起小拳头一边打一边骂: “你个臭流氓……” 方郑抱着何小姐的大腿觉得比做按摩还舒服,但是心里清楚该叫暂停了,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情骂哨实在没什么潜力。于是他转过身一边解开身上的水草一边说: “何小姐,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何小姐抬起头突然发现周围有数百道目光看向自己的大腿。她的脸瞬间羞得通红,伸手扯着裙子就要去盖住大腿,可是她穿的毕竟是超短裙,跟本盖不住两条长长的美腿。方郑看着又气又笑,拉起何小姐说: “别盖了,快走吧!” 何小姐如梦方醒跟着方郑站起身冲出人群匆匆离开,身后传来那些人的哄笑之声! 听着哄笑的声音渐渐远了,何小姐才出了口长气问: “他们衣服古古怪怪的,都是些什么人?” “大概是拍电视剧的吧?群众演员。”方郑随口答道,此刻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过路的行人上,那些行人也都是奇装异服,同样如痴如醉的看着何小姐发愣。显然是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这些人也太没素质了,难道没见过美女吗?”何小姐不屑的说。 “可能是农民,没见过世面。”方郑心中越发不爽,因为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他们看向自己这边的眼神都如出一辙。 此刻何小姐有了举动,拉起方郑直奔路边的树林深处!走了几十米二人来到一株老树下,何小姐打量方郑几眼说: “把裤子脱了。” 方郑莫名其妙的看向何小姐,结结巴巴的问: “这青天白日的不合适吧?”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让你脱你就脱。” 方郑闻言只好缓缓脱下没有扎腰带的制服裤子,眼前这个女子对他有绝对的诱惑,相比之下昔日大学里的校花都变成了效颦的东施,当然方郑很清楚以何小姐的开放程度自己未必是她第一个伴侣,虽然自己有点吃亏但是他也心甘情愿倾倒在何小姐的超短裙下! 方郑的速度有点慢,总觉得在荒郊野外做这种事不太合适,就在他缓缓脱下裤子的时候突然迎来了何小姐狠狠一记耳光,随后耳边又想起了何小姐的骂声: “流氓。” 方郑左手扯住裤子用右手捂着脸问: “你凭什么打人?是你让我脱的?” “我让你脱得是裤子。”何小姐没好气的说。 “我脱的就是裤子!” “我说的是你外面这条。” 方郑这才明白赶紧往上拽了拽线裤把外面的制服裤子脱下来。何小姐一把抢过绕到方郑身后喊道: “不许偷看!” 方郑其实也没打算偷看,但是怎奈何小姐提醒了自己,于是侧过头用余光看了何小姐一眼,仅仅这一眼他的心跳又加速了,鼻血也再次流了下来,何小姐的身材凹凸有致,单凭泳装秀绝对不会输给任何名模!方郑看了一眼赶紧回过头擦鼻血,强迫自己恢复平静,免得再被何小姐当成色狼。 就在这个时候何小姐突然转过身,解开方郑的拉链脱下那件保安服上衣套在她自己身上,随后把裙带系在腰间摆摆手说道: “你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赶紧消失。” 方郑没想到何小姐这么快就卸磨杀驴,有些惊讶的问: “这荒郊野岭的,我能去哪?再说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当然有办法。”何小姐说着从地上拿起自己的刚刚换衣服时放下的小背包,拉开拉链拿出一台精致的平板电脑。 方郑摇摇头说: “已经进水了!” “你知道什么?我的电脑防水、防爆、防老化!”何小姐说完对着电脑喊了句: “阿修罗,早上好!”很明显何小姐的平板电脑是声控解锁,听见她的声音电脑的屏幕立即亮了起来,随即里面传来动画片里灰太狼的声音: “早上好,亲爱的晴晴小姐!” 就在方郑有些惊讶的看着那部电脑的时候只见这位晴晴小姐皱着眉毛说: “糟糕,怎么没网?” 方郑闻言心中大喜,他非常清楚既然没网晴晴肯定找不到电子地图,这就给了自己一个留下来的理由,于是赶紧凑过去笑着说: “可能是离信号塔有点远,咱们还是先走出这片林子再说吧!” “不用你管!”晴晴说着用纤细的手指摁在一个电子地图的图标上,很是得意的跟方郑显摆: “我的电脑有自动定为功能,就算没有网也可以锁定位置!” “这么高档?什么牌子的?以后我也买一部!”方郑好奇的问。 “土了吧?这么高档的电脑怎么可能买的到?订做的,美国货,CIA专用。CIA你听说过吗?”晴晴不屑的说。 “有什么了不起?一部破电脑而已,又不是劳斯莱斯!”方郑说着有些失落的迈步离开。 当方郑走出十几步的时候突然听见晴晴在背后喊道: “回来。” 方郑莫名其妙的转过头,只见晴晴带着几分恐惧的神情说道: “见鬼,我的电脑上显示这里是京开高速开封黄河大桥,可是怎么连个桥的影子都没有?看来咱们真的迷路了。” 方郑从小家里不怎么富裕,所以最恨那些势利眼,想想晴晴先前说话的口气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即便眼前是个绝色美女他也不愿再做护花使者,冷冷的回应道: “是你迷路了,咱们不是一路人。”说完转过头就要迈步离开。 还没等方郑迈出步子就听见身后传来晴晴呜咽的声音,方郑心中刚刚铸造出的钢铁长城立即就崩溃了,他最怕女孩在自己面前哭泣,只得回过身来到晴晴身前淡淡的说: “一起走吧!” 晴晴一边拭泪一边嘟囔: “我不跟你走,你欺负我!” “我欺负你?开什么玩笑?我这一直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哪敢欺负你?”方郑很是委屈的辩解道。 “你就是欺负我了?”晴晴刁蛮的说。 “好好好,是我欺负了,我给你道歉行了吧?”方郑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有些无奈的回应着。 “我崴脚了,你背我!”晴晴不依不饶的说。 “你是猴子派来折磨人的吧?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崴脚了?”方郑有些愤愤不平的问。 晴晴听完不再说话,依旧默默的擦眼泪。方郑盯着她看了一会最终认定这家伙觉得是个妖孽,而且还是自己对付不了的那种,于是只得弯下腰说: “好了,我背你行了吧?” 弯下腰的方郑不经意间看到了晴晴电脑上的地图,他当即惊愕的愣住了。 晴晴疑惑的问: “你怎么了?” “你的地图不会出错吧?” “当然不会了!”晴晴极其自信的说。 “那就是说咱们从壶口瀑布一直被冲到了河南开封,这两地之间少说也有一千里,咱们竟然还没死?真是见鬼!”方郑不可思议的念叨着。 “只能说明本小姐福大命大,你是沾了本小姐的光。”晴晴颇为不在乎的笑着说。 “但愿吧!”方郑无奈的叹息道。 晴晴当即站起身趴在方郑背上满意的笑着喊道: “驾!” 方郑只好背起晴晴走向先前的那条路,毕竟那条路上时常有行人经过,只要有人的地方才可以问路。方郑一边走一边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打扮不禁摇头苦笑,此刻他身穿一套廉价的内衣,脚踩一双军用皮鞋,再背着这个穿着大号制服的晴晴,绝对称得上不伦不类。晴晴倒是显得满不在乎,趴在方郑背上笑着问: “小保安,你叫什么名字?” “方郑!” 晴晴闻言不禁咯咯笑了起来,拍着方郑的肩膀说: “真逗,就你长了一张猪腰子脸竟然还能叫方正。” “我的脸也不歪啊?就是瘦了一点,现在不是流行型男吗?”方郑反驳道。 晴晴闻言笑的更厉害了,最后捂着嘴说: “我实在受不了了,你绝对是我见到最土的型男!” 方郑闻言也是一笑,继续解释自己的名字: “我叫方郑又不是因为长得方正,我爸爸姓方,我妈妈姓郑,所以我才叫方郑。” “明白了,那我老爸姓沈,我老妈姓侯,我是不是应该叫神猴?”晴晴继续开着方郑名字的玩笑。 “我看你上蹿下跳的倒是活脱脱像个猴子!”方郑说完突然回过头问: “你不是姓何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