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朋友摸的发软

第二天天还没亮,叶秉宗他们就被教练给拉了起来,现在正沿着山路晨跑! “你说这教练是不是和他老婆性生活不和谐呀!居然这么残暴的对待我们!”钟山鹏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哀嚎道。 “我第一次觉得你智商爆表了!”叶秉宗忍不住的赞美他。 “那是!...我去!叶哥你能不这么损我吗!好歹咱们也是几十年的兄弟呀!”钟山鹏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 “唉,刚还说你智商高呢,咱们加上娘胎的一年都没几十年好吗!傻缺吧你!”叶秉宗无语的摇了摇头。 “嘿!别这么较之儿行吗?我只是想突出咱俩的革命友谊深厚!”钟山鹏厚脸皮的解释道。 “行,你说什么都对!”晨跑就让人累的够呛,叶秉宗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钟山鹏了, ...... 叶秉宗他们往回跑到盘上路的拐角时,隐约听见树林里传来尖叫声,堪堪收回了迈出去的左脚。 “耶!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从林子里传来,不会有鬼吧!”钟山鹏看似是一个肌肉男,但却很怕这种东西,紧张地靠在叶秉宗身边。 “我去看看!”叶秉宗现在更为确定那是人的尖叫声了,连忙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大家一看叶秉宗冲进了林子,也连忙追了上去。 叶秉宗往里跑了几步,隐约看到几个人影,快速跑了过去。而当看清对方时,被对方手臂的那一抹鲜红刺痛了眼,没经任何大脑反应,一股劲冲过去抱住了他。 “你受伤了!”叶秉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而当看到他受伤时,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别紧张我没事,只是手臂擦伤了而已。刘燕伤的比较重。”苏然自然的从叶秉宗怀抱里退了出来,扯了扯登山包,蹲下身去扶刘燕。 而这时叶秉宗才发现旁边还有王医生和刘燕,尴尬的红了脸,连忙蹲下身查看她的伤势。 “你脚还能动吗?”叶秉宗俯下身揉了揉刘燕的脚踝,疼的刘燕眼泪直流。 这时钟山鹏他们也追了上来,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状况。 教练走上前来拍了拍叶秉宗的背对他说:“她应该伤的比较严重,小子,你先把她背下山吧!” “不用麻烦了,我没受伤我背吧!”王烁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答应让她跟来的。 “没事,我来吧,你扶着苏..医生吧!”叶秉宗不知为何,‘苏然’那两个字有些说不出口来,莫名的尴尬。 深深望了苏然一眼,背着刘燕先下了山。老奶奶一看有人受伤,连忙迎到了里屋,拿出急救箱来。 “这是咋了,严不严重呀!”老奶奶握着刘燕的手担心的问。 “没事,不严重,不用担心啦!”刘燕看着老奶奶一脸的担忧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而叶秉宗一直都没有说话,沉默地为刘燕擦着伤口,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苏然。 “那个,谢谢你啦!”刘燕有些尴尬的向叶秉宗道谢。 “没事。”叶秉宗漫不经心的回答。之后两人是长久的沉默,刘燕是感觉到叶秉宗不喜欢自己的,但又有些不死心。 “昨天对不起了,我当时心情不好。”叶秉宗想了想还是应该对她说道。 “啊,没事啦!我都忘了。呵呵!”刘燕一听他的话心情瞬间变好了起来。 “我....” “诶!你们回来啦”刘燕看到苏然他们回来了,连忙挥手,从而打断了叶秉宗的话。 叶秉宗也连忙站起身来望着进屋来的苏然。 “今天麻烦你了!”苏然看了下刘燕的伤向叶秉宗道谢。 “没事!”叶秉宗觉得此刻的苏然虽微笑着,但有种深深地疏离冷漠,这让叶秉宗有些措手不及。 “那个,那我们先开车回去了,刘燕的伤还是去镇上的医院看看,今天谢谢你啦!小叶同学!”王烁笑着和叶秉宗道了别,扶起刘燕和苏然出了门。 叶秉宗看着苏然的背影有些无力,刚刚的是错觉吗?叶秉宗有些想不明白。 而这边,苏然一上车就闭上了眼睛,不断想起叶秉宗紧紧抱住他那刻心率的失常,以及王烁的提醒,这并非是个好事,不禁烦闷的皱了皱眉头。 ...... 晚上叶秉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都睡不着,心情有些烦躁。 “叶哥呀!求你了!训练了一天我人都快散架了,你别在翻过来翻过去了行吗!”钟山鹏此刻无比埋怨田雨,因为他的吨位,钟山鹏不得不和叶秉宗挤在小小的一间床上受他折磨。 “去你丫的!老子还嫌弃你呢,滚到田雨那去睡!”叶秉宗本就烦躁不已,一听钟山鹏在那叨叨,一用劲儿把他给踹了下去。 “哎呦喂!叶哥你真是要谋杀亲兄弟呀!”钟山鹏‘砰’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疼的他呲嘴皱眉,感觉骨头都碎了! “叫你在哪瞎逼逼!”叶秉宗坐起身,伸手把他拉了起来,这才又躺了下去。 “叶哥!你今天不对劲呀,失魂落魄的。”钟山鹏看着他握着手机发呆,疑惑的说道。 “是吗!”叶秉宗也觉得自己今天从见到苏然开始就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哎呀,不管什么事别那么纠结,我想做什么我就会立马去做!别犹犹豫豫的,跟八婆一样。”钟山鹏一副过来人的样,认真开导起叶秉宗来。 “去你丫的!去哪儿找的狗屁大话呀!”叶秉宗有些好笑,但也有些沉思,自己其实就是想给苏然打个电话关心一下,这并没有什么,何必想那么复杂呢!自己一想通就拿着手机出了门。 望着漫空的月色,叶秉宗拨通了苏然的号码,电话很快接了起来。 “喂,叶秉宗?”苏然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恩,你伤怎么样了?”叶秉宗握着电话的手微微冒着细汗。 “没事,不严重。你训练结束了?” “恩。” “早点睡吧,再见。”苏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短告别后,没给叶秉宗任何时间挂断了电话。 “妈蛋!居然敢挂我电话!气死老子了!”叶秉宗握着手机暴跳如雷,亏自己还关心他!这丫的就是一机器人,冷血无情! 叶秉宗不爽的大骂一通,这才觉得心情好了些,转身进了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