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美丽儿媳妇苏暖笔趣阔

徐莹其实也没准备这么快就给张文定穿小鞋,可是有时候事有凑巧,正所谓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不用自己去想就送到手上的机会,她要不知道利用那也就太不成熟了! 这世上从来不缺聪明人。 张文定一接到跟电力局沟通的艰巨任务,马上就明白有人要给自己小鞋穿了。以往遇到这种事情了一直都是拖过去的,现在居然要他一个小小的科员去马上解决管委会主任都解决不了的难题,这针对性就相当明显了,赤裸裸地跟他过不去啊! 张文定在上班来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被整的准备,现在遇着这事儿,倒也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心里烦闷。可想了想,却又觉得奇怪。 冥冥中似乎真有天意,昨天晚上才和区电力局的一把手邵和平称兄道弟,今天就要去电力局沟通,自己这是被徐莹整了,可是昨天也是因为邵和平而引出了后来的事情。 唉,个中对错谁是谁非,还真的很难说得清了。 走出管委会的办公大楼,张文定抬起头眯着眼往天空看了看,天高云淡。 他伸手摸了摸鼻头,暗想徐莹没报警那就是自己行了大运,工作上再不如意,能难受得过坐牢?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跟电力局沟通,以前的他肯定没一点信心,可是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现在他却觉得应该有几分把握。 等出租车的工夫,张文定拨通了邵和平的电话。 “老弟!”邵和平电话一接通,马上就主动打起了招呼,叫得很是亲热。 “邵哥,在办公室没?”张文定问。 “在,在办公室。”邵和平迟疑了一下回答,然后又压低声音道,“老弟,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脑子里灵光一闪,顿时对今天的任务有了九分把握,不动声色道:“电话里说不清,你在办公室等我,我马上过来。” 邵和平刚想说出去找个茶楼说,却不料张文定居然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他看着手机,满心忐忑地等待着,也不知道张文定这小子带过来的消息是好是坏…… 脑子里纷乱如麻地想着,邵和平以为张文定过来局里后还会给他打电话问办公室在几楼,却不料张文定居然直接就找到了他办公室敲门走了进来,他赶紧起身相迎,招呼张文定在沙发上坐下,然后亲自动手冲了杯茶放在茶几上,再顺势就在沙发上坐下。 “邵哥,我今天来呢,一是说说你的事情,二呢,我也有事相求。”张文定看了一眼热气腾腾地茶水,没有动手去端,看着邵和平说道。 “咱们两兄弟,还什么求不求的?说吧,什么事,只要老哥办得到,都给你办。”邵和平一脸豪爽地说,没提自己那事,显得很够意思。 办不到的你就不帮我办了?张文定暗骂了一声老狐狸,脸上却一幅感激的神色道:“我先谢谢邵哥了。其实吧,两件事也可以说是一件事。今天上班之后,出了个情况,我觉得这其中吧,对你来说是个好机会,就争取来办这事儿了。” “老弟,你就别卖关子了!”邵和平对着张文定苦笑了一声,“什么事情,你直说吧!” “邵哥,最近的停电计划很猛啊。你们发张纸,我们管委会差点被那些企业闹翻天啊!”张文定摇了摇头道,“现在为企业做服务,是我具体负责的,我是连办公室都没办法呆了,全是问我要电的。你说,我又不是电老虎,从哪儿来电给他们?” 听到张文定诉苦,邵和平就知道他是为什么事情而来了,开发区毕竟地方太小,像工商税务质监电力等单位都没在那儿设分支机构,都还归武仙区内的相关机构管辖,他这是要电来了啊。 这事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邵和平赶紧摆手道:“老弟,别的事情都好说,这个事,我也没办法啊!你还只有几个企业问你要电,我这儿一天到晚电话就没停过,都是要电的!唉,说句实话,我们武仙区里,甚至市局都压力大。老百姓一停电就骂电力局,但我们也没办法啊,负荷都满了。” 说着,他站起身,从办公桌上拿过几张表格给张文定看,指着上面一项项地说,“你看看,不止停你们开发区的电吧?你也知道的,咱们这儿就这样,哪一年夏天没限过电?这个限电计划是充分考虑了方方面面的情况,局里开会讨论了定下来的……老弟,你这可就让我为难了啊!” 为难了!为什么难呢? 张文定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开会定下来的事情,他身为局长,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合适的理由,也不好随意更改! 当然,至于什么样的情况算特殊,什么样的理由又算合适,这个评定的标准就在他邵大局长的心里了。 “唉,我也是没办法啊!谁叫你是我哥哥呢?我揽下这个事情,老板也是支持的。”张文定叹了口气,然后马上就把理由奉上,“你是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就有企业找到我们老板了。老板现在新官上任,目前又没有什么好项目,遇上这种事情了,也想处理好。为落地企业解决困难做好服务,也是完善我们开发区的投资环境,加强投资商的凝聚力,为以后招商引资的工作开展把基础打得更牢……” 邵和平听出了张文定这一通套话里要表达的意思——这个事情徐莹很在意,一心要解决,以显示其能力,树立其威信。 他不由得暗想,张文定应该是把自己的身份告诉给徐莹听了吧?要不然的话,以往开发区遇着这种事情了都装作不知道对企业敷衍了事,怎么这次徐莹就硬要替企业出头呢?还偏偏派了张文定这么个小科员来具体负责这事儿!其中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昨天在柳素园发生的事情,张文定也在其中参与了吗? 张文定揽下这个事情,而徐莹又支持,这不就是要他邵和平摆明一个态度吗? 邵和平就想啊,这是徐莹的威胁,可未尝不是他邵和平给徐莹道歉的一个机会! 徐莹现在是开发区的一把手,肯定是希望能够大展拳脚的,自己没办法给她拉投资,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能够帮到她一些的。 拿公家的事情作人情,这买卖做得啊! 这么一想,邵和平心里就有主意了,点点头道:“老弟啊,你这都亲自过来了,我就是有再大的困难,也要想办法克服不是?不过要完全不限电那是不可能的,希望你要理解老哥的难处啊。” “理解,这个当然理解。具体的限电方案怎么调整,这是你们系统的工作,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士,我可不敢乱说……邵哥,你这可是帮了管委会的大忙了,管委会会记得你的,我要向我们老板建议,给电力局送锦旗!”张文定也很会说话,不提自己,一口一个管委会,让邵和平听得心里舒服不已。 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是徐莹,这话里管委会三个字也就是徐莹的代名词了。 “老弟言重了!我们电力局也有支持地方经济建设的义务嘛。”邵和平哈哈一笑,然后又说,“对了,开发区以后的规划有什么有调整?管委会对电网铺架、电力输送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和建议?我们两家可以一起坐下来谈一谈,沟通沟通嘛。”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明白邵和平是想和徐莹见个面,当面消除误会了。 虽然现在三言两语之间限电这个问题解决了,可张文定还想借着这二人之间的事情再捞点好处,自然不可能现在就让这两个人见面,便哈哈一笑,一语双关道:“邵哥的好意,我一定转告老板。先代老板谢谢了。现在也快中午了,没什么谢你的,我就请你吃个饭,还请不起贵的,你可不能嫌弃啊。” “到老哥这儿来了让你请吃客,你这不打我脸吗?”邵和平哈哈笑道,“中午我安排了,走,下班!” 下午三点上班,三点半的时候,张文定接到邵和平的电话,说是开发区这一块最近的限电计划已经调整过来了,问他要传真号,给他传真过来一份让他看看。 张文定知道邵和平这么积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希望他在徐莹面前多说些好话,早点把昨天的误会消除。他们办公室里有一台打印机,也有台传真机,都在吴姐办公桌上。把号码报给邵和平,不到一分钟,东西就传了过来。第一页是开始那份有关开发区的限电计划,第二页是修改后的。 对比了一下,好家伙,邵和平还真给面子。调整后的限电计划跟先前相比,不仅限电总时长少了一半,而且还把原来白天限电的时间给全部调到夜里了,这对企业来说可是很大的支持了。 “小张,还真有你的!”吴姐拿着限电计划对比了一下,一脸掩饰不住的惊讶道,“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有办法。主任们都不愿招惹的电力局,你居然一个上午就拿下来了。啧啧,小后生有前途、有潜力啊!”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