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棒塞好 别拿出来 要检查好多水好爽小荡货

飘风子看着吴不赊眼睛,一脸严肃:“魂飞魄散之际,一点阴灵将去未去,这时你需以至诚之心,抱一个念头,回来,不能死,如果你死了,就没人护送越御史遗孤了,只要你抱着这个念头,阴灵就终会还窍,为师再以金针渡劫之术,渡你转来。” “难道服仙丹都是先死后活?”吴不赊不明白了,虽然飘风子一脸严肃,让他有些不敢开口,但不问明白,怎么都不甘心,做生意,不明白对手的底线,如何敢下本钱。 “这不是什么仙丹。”飘风子摇头:“本门聚风丹,是增长功力的一种辅助药物,本来至少要练功十年以上,打下了深厚的底子,却始终无法取得突破,才可以在师门长辈护持下,以此丹强行助力,冲关开窍,拨苗助长,其实害多于利,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何况你还种子都没下,苗都没有,若平常时日,师父是绝不会给你服聚风丹的,但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抱着一点诚心,再借师父金针渡劫之术,必能一气冲关,回阴转阳,你明白了。” 吴不赊不傻,飘风子说得这么清楚,他当然明白了,什么仙丹,根本就是刀斧,生生劈开他经络,让他死上一回,只剩最后一口气,飘风子再以什么金针渡劫之术救他回来,可万一救不回来呢? 这生意风险太大,吴不赊犹豫起来:“可是,师父------。” 话没说完,飘风子忽地咳嗽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再取一根银针,插在身上,微微凝气,忽地睁眼,厉声道:“抱元守一,至诚感天,记住了。”手一挥,一股劲风送出,托着吴不赊手中的聚风丹送进他嘴里,吴不赊猝不及防,傻呆之际,一股风早把那丹吹入他肚里。 吴不赊魂魄齐飞,啊呀一声跳起来,脚未站稳,只觉腹中一热,恍似点着了一把火,火苗更腾然扩散,只是一眨眼,已通身烧开去,吴不赊的感觉里,自己就是一块干柴,从里到外,轰隆隆的烧了起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无一处不着火,那种灼痛,无可形容,啊的一声惨叫,一跤跌翻在地,乱滚乱翻,那情形,生似一只丢进油锅里的虾公,垂死挣扎。 越青青姐弟在一边看着,齐声惊呼。 飘风子猛地站了起来,揪着吴不赊头发提起,闪电般连点他数处穴道,再往地下一压,吴不赊双脚立成盘坐之势,腰板挺得毕直,飘风子再把他双手拢到腹前成迭掌之形,反手一针插入他胸前颤中穴。 吴不赊盘膝趺坐,身板毕挺,比庙里的菩萨坐得还要端正,但全身的肌肉却在不绝的颤抖,通体泛红,全身热气腾腾。 飘风子两眼精光四射,专注的盯着吴不赊眉心,阴灵离体,必走神窍,说实话他也是紧张到极点,万一吴不赊意志不够坚定,阴灵终于逸走,他也是全无办法,聚风丹强行劈关,本就是死中求活之法,九死一生,要想转来,必要吴不赊自己有坚定的求生之意,方能在鬼门关前,强行抢命。 吴不赊这时已经什么都不知道,只迷迷糊糊有一个感觉,好象自己要死了,死便死吧,想到死,好象还有一种渴望,就象疲倦的人,看见了床一样,只想睡觉,便在撒手之际,突然起了个念头:“不对啊,我还没娶老婆没生儿子呢,张阿水两儿子了,我一个都没有,那不是输给了他,不行,我还不能死,还得回去讨老婆生儿子去,怎么也不能输给那死小子-------。” 张阿水是镇西杂货店老板的儿子,打小和吴不赊不对眼,什么都要和吴不赊比一比,没一样赢的,只老婆娶得早,生了两儿子,这一点比吴不赊强。 飘风子盯着吴不赊神窍,眼见数次红光似要离窍而去,却又缩回,叫他紧张得一颗心怦怦直跳,忐忑之际,吴不赊眉心红光忽地转头向下,插在胸口的银针嗡的一声轻颤,这是精元下注返窍归元之象,飘风子狂喜,手一挥,一针插在吴不赊丹田处,约三五息,丹田处针银忽地颤动,嗡嗡做响,这是气足之象,若是平日练功,当无忘无助,任其自走,现在当然不行,飘风子左手揪着吴不赊头发将他凌空提起,右手拨针,同时一针插在他会阴穴处。 吴不赊给飘风子凌空提着,仍是盘膝而坐,到会阴穴银针颤动,飘风子再拨针,复插入后背命门,同时把人放下,银针再动,再拨针,复插大椎,玉枕,百会,回到前面,微针入神窍,人中,再入颤中,丹田,到丹田银针再动,吴不赊啊的一声叫:“娘呀,烧死我了。”睁开眼来。 飘风子一口血喷出,退一步,趺坐于地,一张脸刹时间惨白如纸,他本就已重伤垂死,此时殚精竭虑,吴不赊回魂,他却已耗尽了全部精力。 吴不赊也有一种全身脱力的感觉,又好象不是,总之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整个人从里到外就是空空的,好象不存在,也不是难受,但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心中一时惊疑不定:“死是没死,好象也没成仙啊,是不是出毛病了。”盯着飘风子看。 飘风子闭目定神,这一会儿却过了盏茶时分才睁开眼来,看着吴不赊,眼中露出欣慰之色:“一点诚心,终能动天,好,很好。”他是真的很高兴,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如果吴不赊失败了,死了,他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吴不赊脑中不知道是清醒还是迷糊,空白一片,愣了一下才明白飘风子这话的意思,自己却吓一大跳,什么一点诚心想着要护死越青青姐弟而回魂的话,他早忘得一干二净了啊,他之所以回来,是要讨老婆和张阿水比生儿子的,还好,比生儿子虽然不好听,到也管用,终于是回来了,要是回不来可就冤死了,当然,这话现在就不说了,只是傻笑一下。 他傻笑,飘风子到觉得他憨了,更觉得他不错,道:“静心凝神,为师传你追风诀。” 追风诀是练气的法诀,是追风门所有一切秘法的基础,惟有练气有成,有了灵力,才能运用追风门所有的摄风御风的道术。 追风诀深得大道至简之理,并不复杂,但却分为十二层,打通小周天,至少要到六层以上的功力,然后层层向上,最高一层为九天逍遥之风,风起时,水击三千里,抟风而上九万里,天地任逍遥。 飘风子将一缕微音送入吴不赊耳中,吴不赊依诀行功,只觉腹中一热,忽尔成团,化成热流下行,从会阴过命门上大椎经玉枕,到百汇略停一停,好象有块湿布压在头顶心上,稍顷,热滚复缓缓向下,头脑顿时一清,经神窍过人中下颤中最终回到丹田,此后便周而复始,无始无绝,先前他觉得整个人空荡荡的,气行一周天,立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四肢百骸,空灵舒爽,整个人有如脱胎换骨,直欲冲天而起,又欲仰天长啸。 飘风子却又喷出口鲜血,吴不赊一惊,叫:“师父,你先别传功了,先给自己治伤吧。” 华龙的宝剑这时还穿在飘风子身上,不过以吴不赊想来,飘风子差不多已是神仙中人,挨了他三毒箭都没事,华龙这一剑自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 飘风子微微摇头,道:“我追风门绝学,惟追风诀不立文字,口耳相传,以后你收弟子,也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只要追风诀不泄露,敌人哪怕偷到了追风经,也没什么用。” 他说着,解下腰间皮囊,取了一本薄薄的册子出来,递给吴不赊,道:“追风门以风立派,一切都因风而来,这追风经是历代先祖的心得,内中有各种摄风御风之术法,还有追风剑,追风手,追风步,追风针四大武学,为师无法亲自传授于你了,但你追风诀已有小成,小周天已通,自己慢慢的摸索习练吧。”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