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水摸出来了amp038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

长安城北三十里有一小村庄,这天天不亮就听敲敲打打,锣鼓喧天。原来是邻村屠夫的傻儿子要娶亲,大红花轿远远的就能看见,甚是喜庆。 顾婉晴躲在村外的草垛旁,看着迎亲队伍走远才松了一口气。拍拍手站起来往长安城方向走去。 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唯唯诺诺的频频回头往村子里张望。 “晴姐,我们就这么走了好吗?被发现会被打死吧。” “鬼才要嫁给那个傻儿子呢。”顾婉晴回身拉着梧桐的手严肃道:“梧桐,你不要告诉我你后悔了,看看你这身伤,难不成还要回去受虐待吗?” 梧桐缩了缩脖子,摇了摇头,半晌又问道:“那晴姐,我们去哪啊?” 顾婉晴望了望天,“谁知道呢,去哪都比回去的好。” 两人就这么走了两天,终于风尘仆仆进了长安城。 长安繁华,街道两旁各种商贩,叫卖声络绎不绝。两人就这么看花了眼。梧桐望着一旁肉包子,馋的直流口水。 “老板,包子多少钱一个?”顾婉晴也饿了,便出声询问。 “三文钱一个。” “你这是要抢钱啊?我们村种的玉米,三文钱能买一篮子,你这才一个包子。”顾婉晴抱紧了怀里的行李,她的私房钱可没那么多。 “走走走,买不起赶紧走,别挡着我做生意。”商贩不耐烦的赶人。 顾婉晴‘哼’了一声拉着梧桐就走,边走边教育梧桐道:“梧桐啊,我们出门在外不能太奢侈,背包里有馕,就先吃那个吧。” 梧桐点了点头,从小受虐待让她看起来格外瘦小,能吃饱就行,也不会提什么要求。 顾婉晴看她这样叹了口气,拉着人找落脚点。街道上客栈很多,顾婉晴想要找一个便宜一点的。 两人东张西望了一会儿,迎面撞上了个老人。老人直接倒地,半晌起不来身。 顾婉晴吓了一跳,慌忙蹲下濑检查,深怕把老人撞坏了。 老人披头散发,花白胡子看清模样也看不出岁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无事,却也不站起来。 顾婉晴见人这样,只当是乞丐,想了想打开包袱分了一半食物出来。 “喏,这个给你,撞了你我道歉。看你不像吃得饱的样子,你拿去吧。” 老人抬头,用浑浊的眼睛看向顾婉晴。瞬间愣住了,拉着顾婉晴不放。 天马上要黑了,顾婉晴担心找不到房间,有些着急:“老人家,还是你有家人,你告诉我在哪,我可以送你回去。” “不用,这个你手下。” 沙哑的嗓音让顾婉晴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是这个老人在跟自己说话。被塞到手里的是个手镯,红木做的,上面应该雕刻了什么东西,但因为太过老旧,划痕较多,也看不真切。 这应该是老人贴身之物。顾婉晴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要,我……” “我知道,你心好,不值钱你就当我的一片心意了。”老人说着颤颤巍巍站起来了,拍了拍顾婉晴的手就走了。 顾婉晴还想追上去把手镯换回去,一旁的梧桐紧张兮兮的拉着顾婉晴。 “晴姐,这个老人乖乖的,我怎么觉得周围冷飕飕的呢?” 顾婉晴又看看那手镯,确定不值几个钱,老人也越走越远,便不想耽搁时间。拉着梧桐的手,也没把她的话当真。 “哪有冷飕飕,天黑了没太阳的关系吧。就说让你多穿点,等到了客栈我给你加身衣裳……” 半晚时分各个客栈饱满,顾婉晴好不容易找到个标间,也顾不上贵不贵,付了钱拉着梧桐回了房间。 沐浴更衣又换了一身衣裳,两人都变了样。正是二九年华,稍稍打扮一下,顿时青春靓丽无以复加。 顾婉晴在铜镜前照了又照,满意的拍拍衣裳。“还是人靠衣装,换上这件出去找活儿应该不难了。我听隔壁刘二姐说,大户人家招丫鬟,我们可以去试试。诶,我跟你说话呢。” 半晌没见梧桐回应,顾婉晴皱眉转回身:“我说你是怎么了?从刚才起就怪怪的……” 梧桐坐在床边痴痴的笑着,满脸惧色嘴角却是翘起,一只手还捋着头发,样子别提多诡异了。 顾婉晴话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往后退了又退,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谁啊?”顾婉晴问完就闭嘴了,这屋子从始至终就只有她跟梧桐两个人,从未开过门又怎么会有其他人出现。 不是吧,难道真的撞鬼了? 顾婉晴这么想着,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才转过身,拿起桌边的茶盏便扔了过去。 只见那茶盏从人影身体穿了过去,随后掉落在地。而顾婉晴刚刚确实真真正正撞到了那人的胸膛。 “啊……”顾婉晴的尖叫声只出了一半,随即就被那鬼影拉到一旁。 身后一直傻笑的梧桐突然站起来,伸出一双手就要掐顾婉晴的脖子。刚刚若不是那鬼影出手的快,恐怕顾婉晴已经被抓个正着,这会儿已经咽了气。 “啧。”孟苍擎摇了摇头,“真麻烦。” 顾婉晴也来不及害怕,躲在孟苍擎身后问道:“这位兄台,梧桐这是怎么了?” “鬼上身。”孟苍擎说完回头看向顾婉晴:“你能看见我?” 顾婉晴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本能的点点头。 “有意思。”孟苍擎摸了摸下巴道:“这样吧,我帮你制服这只鬼,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 跟鬼打交道,不论什么事都不会是什么好事。顾婉晴不傻,当然不乐意。可眼下梧桐的情况她自己一个人定然处理不了,说不准还会搭上小命一条。她想了想,咬牙点点头。 “行,但不能伤天害理。” 孟苍擎冷笑:“伤天害理我还用你帮忙?”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wzbingfeng.com